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坚决打赢去产能攻坚战 加快转型升级发展步伐       * 清除“最大威胁”——习近平论反腐       * 关键抉择——习近平的“改革观”       
主页 > 新闻资讯 > 黄石往事 >

黄石上窑西泽公馆旧事

作者:马景源 来源:黄石日报 浏览数:709 发布时间:2016-7-29 10:57:08

       1900年,黄石石灰窑(上窑)江边出现了一座西式小楼,本地人都称它为西泽公馆,因为小楼主人名叫西泽公雄,日本人。与西泽公雄最先入住小楼的还有日本人松尾茂条、加藤直三、石坂益太郎、小野虎雄、松平卯三郎及日本雇聘的外国人浦瓞、弗楞克麟。随着西泽公馆的出现,日本人还在石灰窑设立了邮政局,建立了直通日本国内的电报局。西泽公馆内的日本人可随时与日本国内政府取得联系,石灰窑成了不是通商口岸的通商口岸。

  这个西泽公雄曾任日本驻宁波领事,后被清政府聘为实业顾问,并派他到中国各地查访矿产资源。西泽公雄认为效忠日本天皇的机会来了,决心要在中国查访矿产过程中为日本谋得一块钢铁原料基地。他知道日本有煤炭而无铁矿,对发展钢铁工业极为不利。没有钢铁,日本很难向海外扩张。当他到湖北查访到大冶铁山铁矿石蕴藏量丰富,而当时汉阳铁厂缺乏煤焦,便密报日本政府说,日本要想发展钢铁工业,一定要获取湖北大冶铁山的铁矿石,因铁山的铁矿石含铁量高达65%以上,还伴生有铜等金属。当时英国矿师郭师敦勘查铁山时,说可开采一百年而不衰。在他的建议下,日本政府通过前首相伊藤博文访华,与清政府交涉,取得以日本的煤焦换取大冶铁山铁矿石的互售交易,日本势力顺利进入大冶铁矿。西泽公雄遂被日本制铁所派为驻大冶铁矿矿监(办事处主任),进驻大冶石灰窑(当时大冶铁矿矿局设在石灰窑江边,铁山只设采矿处),所以西泽公馆建在石灰窑江边。西泽公馆实际上是日本政府设在石灰窑的一个侵略据点,也是一个间谍机关。

  日本在公馆策划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德国势力从大冶铁矿排挤出去。当年张之洞开办大冶铁矿,系德国人设计,并聘请一批德国工程师和工匠,矿山的主要技术工作多操作于德国人之手。是时盛宣怀正准备借德债改造扩建汉阳铁厂,西泽公雄一伙得知这一消息,便鼓励日本政府借款给盛宣怀,日本政府遂诱使盛宣怀与日本兴业银行签订《大冶购运矿山预借矿价合同》。合同成立后,日本政府便要盛宣怀解雇在矿山工作的全部德国工程师和工匠,撤换反日的矿局负责人,聘请日本工程技术人员到矿山工作。随后,负责铁矿石运输工作的日本近海邮船会社以办理运矿业务为名,也在石灰窑设立办事处,后又成立工务所,日本人一批批来到石灰窑,还带了他们的家属。随着日本在石灰窑的人数增多,日本政府以保护日侨为名,派军舰常驻石灰窑,如遇中国爆发革命,便增加军舰到石灰窑江面,造成威慑气氛。

  居住石灰窑的日本人,依仗日本军舰的保护,西泽公馆的撑腰,在石灰窑这片中国土地上为所欲为。1910年10月8日,日本矿轮“大冶丸”驶抵石灰窑大冶铁矿码头装矿,10日晚,该轮水手木元姓酒后上岸,行经大冶铁矿局趸船时,持刀乱戳趸船水手耿文甫,耿文甫当即毙命。杀人事件发生后,西泽公雄出面与矿局和大冶县衙交涉,声称这件事由日本人自己处理,矿局和中国政府不得过问,说他们要将木元姓解回日本监禁,随将凶犯由原矿轮载回日本,让其逃脱中国法律的制裁。1933年4月29日,日本人过天长节(即庆祝天皇生日)。节前,日本西泽公馆人员及其他在石灰窑的日本人,在石灰窑江边上空地上预演各种游艺节目,却禁止当地居民和码头工人观看,当地居民和码头工人愤愤不平,在游艺预演结束时,有人投掷石块,适击中日本制铁所驻石灰窑办事处日员马场女人的头部,当即皮破血流。日本制铁所驻石灰窑办事处(即西泽公馆,这时西泽公雄已回国,办事处主任为山县初男)主任随即到石灰窑警察局找局长交涉。次日,日本军舰“天龙号”开抵石灰窑,日方提出四项条件与石灰窑警察局交涉:一是惩凶;二是道歉;三是偿金;四是保证无后患。29日,石灰窑警察局何局长因病卧床,派督察长同大冶厂矿(1924年大冶铁矿与大冶铁厂合并,管理机构称大冶厂矿)巡查处长沈开运及厂部日员早川作陪,赴“天龙号”军舰谈判。“天龙号”军舰以来舰谈判者非石灰窑警察局长,拒不与谈。晚间,石灰窑警察局何局长只得带病约同沈处长再赴军舰磋商,“天龙号”军舰舰长勒令何局长书写字据,索赔银元500元,以30日下午为限。30日午间,大冶厂矿厂矿长赵时骧同何局长、沈处长及日员早川同赴军舰缴纳罚款,收回字据才了此案。

  辛亥革命爆发后,西泽公雄坐守西泽公馆,他一方面派人监视大冶铁矿负责人,要他们继续生产,保证对日矿石供应;一方面派人刺探革命军在大冶地区的行动,随时密报日本政府,为防止革命军占领大冶铁矿,让日本政府派“龙田号”等多艘军舰到大冶石灰窑江面,准备随时采取行动。当湖北军政府派陈再兴、万树春、陈维世三人为调查员到大冶铁矿调查,准备接管大冶铁矿时,西泽公馆刺探得知,此系大冶缙绅向黎元洪请愿之故,马上密报日本驻汉总领事松村贞雄,松村贞雄立刻去找黎元洪,声称“铁山如以前所申述,与日本政府有重大关系,如贵军有侵害行为,必将招致不愉快结果”。黎元洪迫于日本的压力,只得将陈再兴等三人调回。据一日本人记述:“武汉革命起义,动乱频繁,而大冶一地,仍一丝不动,保持平静,事业无损失。”

  1926年9月,北伐军抵达武汉,大冶港窑湖地区的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掀起工人运动新高潮。西泽公馆的日本人,在西泽公雄的指挥下,四处刺探工运情报,用密函报告日本驻汉总领事馆,要日本政府在大冶作“最慎重的警戒”,日本政府遂增派军舰到石灰窑江面“巡游”,威胁工人。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当红军攻占了石灰窑时,西泽公馆的日本人逐日把红军的活动报告给日本政府,让其增派军舰到石灰窑,把炮口对准石灰窑街。

  西泽公馆这个日本政府设在大冶石灰窑的侵略据点,一直到1945年中国人民抗战胜利才结束一切侵略、间谍行动。

  如今西泽公馆已无处可觅,但日本在黄石犯下的滔天罪行,却深深刻在黄石人民的心里,永远也不能忘掉。

(本文刊于《黄石日报》2016年7月21日第五版“黄石往事”专栏,撰文:马景源,http://www.hsdcw.com/daymap/index.asp?bzday=2016-7-21&bz=hsrb&bm=5#)

黄石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鄂ICP备案号2013000088号       已有 人访问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