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坚决打赢去产能攻坚战 加快转型升级发展步伐       * 清除“最大威胁”——习近平论反腐       * 关键抉择——习近平的“改革观”       
主页 > 新闻资讯 > 黄石往事 >

清代磁湖堤闸的民间管理

作者:王婵媛 来源:黄石日报 浏览数:596 发布时间:2016-7-29 11:02:57

       自古以来,黄石地区面临的水患压力不只是来自北面奔流而过的长江,还来自内湖。在黄石市档案馆保存有两份清光绪年间的堤闸管理契约,记载了清代晚期黄石地区民间对于区域内湖——张家湖(今磁湖)水患管理的措施,从中可以窥见黄石人民在与水患斗争中探索、积累出的民间智慧。
  政府重视,专设职官
  据同治六年所编的《大冶县志》记载,600多年前的明代,大冶县的官吏系统中不仅有“河泾湖河泊所官”这一职位,而且设立了专门的“张家湖河泊所官”。“河泊所官”的职责是管理水运、漕务以及防卫等事宜。清同治大冶县的舆图上显示,张家湖通过胜阳港堤闸与长江连通。明代设立专门职位对内湖进行管理,可见内湖的水运功能及堤闸防汛的重要性在当时已经凸显,且为官府所重视。
  到了清代,由于县志缺失或未修,曾担任河泊所官的人员已经不可考,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清代大冶县的官吏系统经过精简,部分职位被裁减,每任河泊所官人数有所减少。据光绪八年所修《大冶县志续》记载,张家湖“自白塔岩下发源,由西向东约三十里”,但“张家湖河泊所官”这一职位已在县志中消失。或许正是因为官府对于内湖管理在人员配备等投入的减少,民间才拥有更多主动探索自主管理水运及防汛的空间。
  
  分块而治,轮流接次
  在光绪四年(1878)中秋所立的一份契约中,张廷拔、李学莲、胡万选等12人被任命为管理堤闸的合约人。
  根据契约所载,胜阳港堤闸自同治九年(1870)开工后,其间有数十人参与管理湖泊和堤闸,湖畔居民受益多年。根据光绪八年所修《大冶县志续》记载,胜阳港堤闸修建经费来源于民间,是1870年申明、五庙、石灰、三堡三地居民按亩捐费而修成。此前参与堤闸及湖泊管理者,有的因年迈、有的因管理多年不愿再任职而主动退出,参与管理的人员逐渐变得不稳定。光绪四年(1878),发生大水致溃堤,“灾虽天灾,亦由人工之尽也”。当地居民认为管理堤闸及湖泊一事责任重大,管理人员如长期不稳定容易使湖泊管理不力,导致生变,于是再次召开会议,定下了这份契约。由此可以推断出,民间参与内湖管理与防汛的传统早在光绪年间以前就已历经多年实践。
  这份契约共有十条,首条就明确了张家湖的管理方式:按东南西北将湖泊分为四角来管理。这四角分别是:自石灰窑至胡家湾为东角,自张家 至谈家堑为南角,自泉塘至董家 为西角,自胜阳港至饶家垄大湖沿为北角。
  四角管理人员的选拔及退出有相应机制。每个角根据公议推出3个人来管理,四角共计12人负责。每年每角固定轮出一人,以便于管理轮流接次。被推为管理者的人员不得推卸职责,如果管理者有其他公务在身或者因故死亡无法履职,则在本角区域之内再议人选补缺,补缺人选优先从子弟中选拔,如果子弟中没有合适人员,则不能让子弟接替,以破坏防汛、管湖的重要职责。
  自主管理,职责分明
  根据契约中所记载,拟定这份契约、负责管理这12位合约人的机构在契约中自称为“局”,但其具体名称已经无法考证,在《大冶县志续》中也无“局”这一机构的有关记载。但根据《大清会典事例》和《湖北通志》关于堤防的记载,在清代,官府督导下的堤垸修防的实际承担者是民间管理系统,这个民间管理组织由“堤老”“圩甲”“人夫”等组成。可见,契约中所提到的“局”是一个接受官府领导的,自发形成的民间管理机构。
  这个民间机构负责提供管理大堤所需的后勤保障。在管理机构中,存放有可满足管理人员使用一年的伙食用度及相应器具。每一项用度开支都需要记明,严禁以少报多,或者将多余的资金挪为私用、强借、外放生息。
  管理湖闸的人员有四方面的职责,分别是:查看水势,排查堤坝隐患,及时发出水情警报,并对胜阳港堤闸的启闭做出决策。
  每角三人中有一人负总责,3人不能停留在办公的地方闭门不出,需对水势进行巡查。如果遇到水位快要高过堤闸的情况,总负责人就要将本角人员邀集在一起商议,共同作出对策。
  为防患于未然,湖堤上严禁种植畜牧用草,不准放牧。在防汛的重要时段,不许在大堤附近打桩泊船。在风浪较大的时候,要将湖边的草木、木桩收好,做好大堤的加固工作。进入汛期,在沿湖堤五丈的地方准备好芦柴稻草、椿棍树捆等物资,作为防汛备用。每角在湖堤上搭三间棚,每棚准备一面铜锣,另聘请两人日夜巡逻。如果堤防有变,巡堤人需要迅速鸣锣示警,通知其他棚中人来帮忙。当江水上涨的时候,要及时将胜阳港闸关闭,当江水水位降低,要将堤闸打开,排出张家湖内的水。
  管理人员的工资由这个民间机构发放,但前提是他们能够履职到位。如果出现了以下几种情况,不但领不到工资,还将被革除不用。这几种情况分别是:畏缩不前,偷懒怠惰,不担责任,私占公物,强占公物,遗失公物。

资料链接——
  磁湖:
  黄石的母亲湖
   磁湖位于长江中游下段南岸,黄石市城区中心。湖泊东临长江、北与花马湖相连、南以黄荆山分界、西由东方山与大冶湖相隔。
   磁湖是黄石的母亲湖,又名张家湖,俗称南湖。发源于下陆区黄泥塘山脉南麓园门水库,属于长江一级支流。是黄石市集防洪、防涝、养殖、工业用水和游览等为一体的多功能水资源地。以杭州路为界,分为南、北两个半湖,如两叶“绿肺”镶嵌在城区中央,承担着空气、水体净化的生态功能,为黄石形成山水园林城市奠定天然基础。磁湖河流全长16.9KM,流域面积62.19KM2 ,湖岸线总长则有38.7 KM。湖面面积9.17KM2。最大湖容为4270×104M3 (20.5M保证水位时),最大水深4.80M。湖水由胜阳港闸自排入江,主汛期主要靠胜阳港泵站抽排入江,现有排水能力为31M3 /S。
   根据磁湖1971~2009年水位资料统计分析:磁湖多年平均水位为18.03 M;历年实测最高水位为20.89 M,出现于1998年7月30日;历史调查最高水位为22.96 M,出现于1954年8月11日;历年平均高水位为19.11 M;历年最低水位为16.20 M,出现于1980年4月18日;历年平均枯水位为17.09 M。近年来,由于磁湖胜阳港排涝泵站扩建,加上磁湖生态景观蓄水需要,磁湖正常水位一般控制在18.50M左右,低水位一般在18.00 M左右,最低也在17.50M以上运行。
   磁湖今年首次超警戒水位。

(本文刊于《黄石日报》2016年7月23日第二版“黄石往事”专栏,撰文:王婵媛,http://www.hsdcw.com/daymap/index.asp?bzday=2016-7-23&bz=hsrb&bm=2#)

黄石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鄂ICP备案号2013000088号       已有 人访问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