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坚决打赢去产能攻坚战 加快转型升级发展步伐       * 清除“最大威胁”——习近平论反腐       * 关键抉择——习近平的“改革观”       
主页 > 新闻资讯 > 黄石往事 >

“六·卅”刘仁八暴动

作者:卢正利 来源:黄石日报 浏览数:850 发布时间:2016-7-4 8:40:04

       “世代农民受欺压,吃糠咽菜当牛马;中心县委发号召,农民攻打刘仁八;打得白匪哭爹妈,活捉维敬用刀杀;阳大苏区连一片,工农黑子坐天下。”这是流传在鄂东南老区的一首革命之歌,是1929年中共大冶中心县委在大冶南山头组织发动的那场惊天动地的“六·卅”刘仁八农民暴动留给后人的记忆。如今八十多年过去了,穿过历史的时空,那手握梭镖刀枪满腔热血的青年农民,震耳欲聋振奋人心的呼声,仿佛还在隐约传来……

  一

  1929年2月,湖北省委根据党中央“以大冶为革命活动中心”的指示精神,在殷祖南山头金公祠成立“大冶中心县委”,领导大冶、阳新、通山,鄂城、咸宁、黄梅、广济、蕲春、圻水等县的革命斗争。同年6月,为肃清大冶、阳新两县境内的反动地主武装,巩固新生的中心县委政权,大冶中心县委组织大冶、阳新、通山,鄂城、咸宁等县120余名党员代表在南山头金公祠召开党代会,研究农村武装斗争方案。

  为确保参加会议人员的安全,中心县委安排大冶第五区区委书记万云山和共产党员刘钦臣、陈传道三位同志留守在距离南山头金公祠10公里外的刘仁八镇一带,监视反动地主武装——刘仁八常练队的动向。

  刘仁八常练队,是刘仁八大地主刘西岩(原武昌总商会会长)扶持当地地痞流氓刘维敬成立的一支反动地主武装,该组织拥有长枪4支,短枪数支,成员达40余人。当年,大冶中心县委曾派特务队到各处开展清匪反霸游击战,一些反动头目自知性命难保,纷纷逃走,唯有刘仁八常练队仍然驻守在刘仁八祠堂,倚仗这支反动武装到处侦察和破坏党组织,捕杀革命干部,四乡农民对其恨之入骨。

  二

  6月27日深夜,刘仁八镇杨胡小学教室里,灯火通明。万云山与刘钦臣、陈传道正在这里商量第二天的行动计划。

  万云山、刘钦臣、陈传道是我党早期的共产党员,他们以教书为掩护,长期坚持在大冶果城里的太尉庙、杨胡村、刘文武村一带进行地下活动。他们利用手中的一部油印机,白天印刷宣传标语,晚上张贴到大街小巷开展革命宣传活动,以此唤醒广大农民群众反压迫、反剥削的思想觉悟,打击土豪劣绅的反动嚣张气焰。

  晚上12点,正当万云山、刘钦臣、陈传道准备散会离开的时刻,村庄突然传来狗吠和密集的脚步声。万云山深感大事不好,迅速吩咐刘钦臣、陈传道将宣传资料放在煤油灯下点燃烧掉。然后吹熄油灯,准备出门躲避。然而,常练队已将杨胡小学围得像铁桶一般。原来,万云山和战友的秘密活动,早已被常练队盯上。

  万云山、刘钦臣、陈传道三人被捕!

  三

  6月28日,南山头金公祠。正在主持会议的中心县委书记吴致民,突然接到万云山、刘钦臣、陈传道三人遭到刘仁八常练队逮捕的消息,拍案而起,立即作出实施营救的决定。中心县委分析认为,敌人会将万云山等人连夜押送到大冶县城邀功请赏。吴致民当机立断,指派中心县委手枪队队长刘全三带领10余名队员埋伏在刘仁八至大冶县城的要道殷祖镇徐十一湾附近的竹林中,实施中途营救。然而,一天一夜过去了,未见敌人的任何动静。

  万云山、刘钦臣、陈传道三人被捕后,被常练队五花大绑押到了驻守在刘仁八祠堂的老巢。高大的祠堂里,一张条桌后面坐着一个长官,中等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左脸上有一个黑痣,上面还长着一撮毛,他便是为害一方的常练队队长刘维敬,旁边站着几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刘维敬早就对万云山恨之入骨。

  审问开始了:“你叫万云山?”

  “我就是万云山。”

  “好!我就喜欢这样的痛快人,现在,有人供出你是共产党员、中共五区区委书记!”

  “我就是!”

  “你们区上有多少共产党员?”

  “就我一个!”

  “不可能吧!那么大一个区,怎么只有你一个呢?你不说我们也知道!”

  “知道,还问我做什么!”

  “近来,你们共产党在哪里秘密召开会议?”

  “不知道。”

  “你不老实交代,不怕杀头吗?”

  “怕死就不当共产党了!”

  刘维敬看硬的不行,就又来软的,说:“我看你上有老下有小,实在可怜。这样吧,只要你把你了解的情况说出来,我就不为难你,还给你地,给你钱。”

  “你就是给我个金娃娃,也甭想让我告诉你们!”

  “你别不识抬举,老子要你死活不得!”刘维敬终于沉不住气了,恼羞成怒,对一旁的刽子手一挥手,说:“给我打!”

  抽皮鞭、压杠子、拔指甲、灌石灰水……

  接连二天不停地审讯和拷打,万云山和战友们受尽百般折磨,面对敌人的各种刑具,他们守口如瓶,始终没有吐露半点党的秘密。

  6月29日,天空布满了阴霾。无计可施的刘维敬,终于对万云山下毒手了。刽子手用铁丝插入万云山的肋骨,将他和战友从祠堂里拉到一公里外的刑场。一路上,万云山拖着沉重的脚镣,昂首挺胸,面不改色,当走到聚满人群的路头时,突然高唱《国际歌》,敌人一时慌了手脚,连忙用毛巾堵住万云山的嘴。见此情景,不少群众暗暗地流下眼泪……

  来到刑场后,万云山盘膝坐在草坪上,对刽子手微笑点头说:“此地很好。再见了,马克思!”

  刽子手强迫万云山跪下,万云山怒斥道:“共产党员是不会下跪的!”并连声高呼“共产党万岁!”“革命胜利万岁!”“我是共产党员,为革命为人民牺牲是光荣的,伟大的!我们虽然牺牲了,千万人会站起来!三天后就是你们的末日!”悲壮的言词,表现了共产党员崇高气节和对革命事业充满必定胜利的信心。

  四

  29日下午,当万云山、刘钦臣、陈传道壮烈牺牲的噩耗传到南山头金公祠大冶中心县委会场,全体参会人员悲愤不已,一致要求坚决打击反动地主武装的的嚣张气焰,替万云山等烈士报仇。

  当天晚上,大冶中心县委向大冶、阳新、鄂城等地党组织发出通知,一个有组织、有计划的农民武装斗争——“六·卅”刘仁八暴动拉开序幕。

  30日凌晨,近万名青壮年农民从大冶乡村、鄂城六里局、阳新三溪口一带浩浩荡荡涌向刘仁八,他们在大冶中心县委书记吴致民、委员徐宁甲、手枪队长刘全三的率领下,身佩红布标记,手持刀、矛、梭镖、鸟铳等武器,把刘维敬的老巢——刘仁八祠堂包围得水泄不通。

  此时,龟缩在刘仁八祠堂里的常练队,凭借高大的祠堂建筑物和先进的武器装备负隅顽抗。

  正在敌我双方僵持不下的关键时刻,祠堂大门突然打开。原来,这是我党打入常练队的地下党员徐德意在实施里应外合行动。

  瞬间,愤怒的群众如洪水般涌入祠堂里,活捉了常练队队长刘维敬和40余名常练队员。

  上午10点30分,大冶中心县委在刘仁八祠堂外的广场举行公判大会。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大冶中心县委枪毙了常练队队长刘维敬,以此祭奠万云山等烈士的英灵。紧接着,暴动者抄了大土豪、武昌总商会会长刘西岩的家,开仓放粮后将其房屋付之一炬。

  “六·卅”刘仁八暴动是一次伟大的群众性的反压迫、反剥削农民运动,它大大提高了鄂东南人民的觉悟程度和组织力量,为开辟以大冶殷祖南山头为中心的鄂东南第一个革命根据地和创建鄂东南第一支地方革命武装“红十二军”奠定了基础。

(本文刊于《黄石日报》2016年6月30日第五版“黄石往事”专栏,撰文:卢正利,http://www.hsdcw.com/daymap/?bzday=2016-6-30&bz=hsrb&bm=5#)

黄石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鄂ICP备案号2013000088号       已有 人访问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