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坚决打赢去产能攻坚战 加快转型升级发展步伐       * 清除“最大威胁”——习近平论反腐       * 关键抉择——习近平的“改革观”       
主页 > 新闻资讯 > 黄石往事 >

1973年,洪水肆虐熊家洲

作者:丁鹤口述/张仙桃整理 来源:黄石日报 浏览数:784 发布时间:2016-7-29 11:00:46

       临危受命
  1973年我是大冶县委副书记,在灵乡联营铁矿蹲点。正值防汛抢险期间,5月13日晚11点,时任大冶县委书记刘树维叫我到熊家洲垦区参加并领导防汛抢险,我放下电话就连夜赶到抢险前线。当时指挥长是徐新民,县委成员何连邦也在现场指挥战斗。我去了以后,徐新民提出请病假回家,他确实是病得不轻,我只好同意他回去治病。我和何连邦就把全面防汛抢险的担子挑起来了。
  熊家洲垦区自1973年5月13日进入防汛至7月8日上午7时10分溃口,历时55天。为确保熊家洲垦区安全度汛,县委决定成立熊家洲垦区防汛指挥部,并对安全度汛作出了决定。金湖区、罗桥区永胜公社、大冶镇的群众和一些厂、矿、企、事业单位的职工,为确保熊家洲垦区安全度汛,都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和重大的代价。此次防汛抢险大约投工十万来个,石头二千多方,麻袋、草袋5万条左右,杉树100余棵、稻草数万捆,树枝十万根左右,等等。

  人水相搏
  广大职工和人民群众为了战胜洪水,进行了紧张的战斗,在风浪大、道路滑、取土困难等不利情况下,进行艰苦的防汛抢险斗争。
  终身难忘的是7月5日那晚,风力达5、6级,浪像连珠炮似的往单薄的堤身无情地冲击,致使一块一块的、一段一段的堤面相继垮下,750米长的堤身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背水坡一点边子。面对严峻的形势,参加防汛抢险的群众一个挨一个趴在堤边用身子挡水、挡风。水往人身上不停地冲去,浪往头顶上铺天盖地打来,由于连续战斗了7、8个小时,加上未吃晚饭,又冻又饿,但大家还是坚持战斗,我亲眼见到一些年纪大、体质差的人,一个个的被冲倒了,有百人左右,但其他的同志仍然在坚持。
  中途,有个坏家伙说堤溃口了,人一哄而散,四处逃命。后来华红卫铁矿、矿机、钢铁厂等单位的二百多名职工赶到,立即投入艰苦的搏斗,终于战胜了这一次较大的洪峰。这种英雄般的行动,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自己参加防汛抢险就是苦一点、累一点、少睡一点,也感到浑身是劲,不知疲倦。
  万亩良田的熊家洲垦区,早稻大部分生长良好,再过十天半月就要收割了。正是在这种关键时刻,熊家洲垦区一段堤身中间透水(不是堤面),于7月8日上午7时10分溃口,万亩稻谷被淹没,大批的防汛物资付之东流。这次溃口对参加防汛抢险人员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给垦区民众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熊家洲垦区的溃口非常突然,与以前7次大险情大不相同。从早晨5时40分左右从背水坡发现一个1至2公分宽的纵纹,瞬间发展到3个、5个,长约20来米,还有2个断裂,险情发展非常迅速,从发现纵纹到水浸堤只有近一个小时,到最后溃口只有近一个半小时。为了战胜这次险情,大冶镇的两百群众和曹家垸的农民都投入到紧张的抢险斗争中来,先是人挡水,但由于水势过猛过急,人已站不住脚,就准备沉机帆船来挡水,一艘机帆船还未到溃口处就沉了。破堤的口子瞬间由20余米扩大到50余米,在这种情况下,沉船已经不起作用。我们迅速把群众转移到安全地段,由于采取措施得力,千余群众无一伤亡。

  经验教训
  熊家洲垦区的溃口,由于堤面是淤泥底子,基础不好,堤身单薄、坡度不够,水位较高(20.83米),风浪较大以致造成堤脚位移、堤面沉陷、洪水浸堤致溃口,这是自然灾害造成的。但有几点教训是可以记取的:
  1.对明显险段和一般堤段必须兼顾,同时对整个堤段的历史、基础,应提前进行了解,以利通盘考虑,合理安排,做到忙而不乱。对于堤身单薄的堤段,不论有无明显险情,都要有计划地加固。
  2.对于草袋、船只、石头等物资,应分段分处储存备用,尤其是对战线长的垦区更应如此。同时还应提前装好一些袋子以备急需,尤其是对险情有可能发展的堤段更有必要。
  3.必须在指挥部的直接领导下,组织一个精干的突击抢险队,做到随叫随到,哪里有险情就到哪里去,奋力抢险,以免险情急剧变化时手忙脚乱。
  4.要严格执行交接班制度,如接班人员未按时到达,交班人应以大局为重,不能擅离岗位,以防发生险情时措手不及,特别是在抢险的时候更是如此。
  5.对可能出现的险情要有一个预判,以及相应的应对措施,做到心中有数,以免发生险情时打乱仗。
  6.做好防汛抢险人员的政治思想工作,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要坚决服从指挥部的统一指挥,指挥到哪里就去哪里,险情发生时要临危不惧,不能见险就跑、见困难就溜。
  上述六点,是我从熊家洲垦区溃口中得到的启示和认识,只要我们正确对待,这些经验和教训就会变成有用的财富。

  资料链接——
  1970年冬,为减轻洪涝灾害,大冶县举全县之力,调集六万之众,历时三年,兴建了以大冶湖泵站和大冶湖大闸为标志的大冶湖水利枢纽工程,同时掀起了向大冶湖进军“围湖造田”的热潮。
  大冶湖周边先后围起熊家洲、兴隆嘴、磊山等40余处民垸,围垦面积15.2万亩。 一年半的时间,大冶湖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至1972年,大冶湖共建成垦区27个,增加耕地7万亩。这些垦区沿大冶湖岸线而围,如今成为了大冶新城区。

(本文刊于《黄石日报》2016年7月23日第二版“黄石往事”专栏,撰文:丁鹤口述/张仙桃整理http://www.hsdcw.com/daymap/index.asp?bzday=2016-7-23&bz=hsrb&bm=2#)

黄石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鄂ICP备案号2013000088号       已有 人访问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