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坚决打赢去产能攻坚战 加快转型升级发展步伐       * 清除“最大威胁”——习近平论反腐       * 关键抉择——习近平的“改革观”       
主页 > 新闻资讯 > 黄石往事 >

吴运铎:从黄石走出的兵工专家

作者:刘远芳 来源:本站 浏览数:2131 发布时间:2019-9-3 16:34:45

吴运铎,湖北省汉阳县(今武汉市蔡甸区)人,1917年出生于一个赤贫之家,兄妹七个,他排行第三。吴运铎没上完小学就开始跟着矿工们翻山越岭挑煤,挣钱谋生。1930年,经汉阳同乡高寿林(时任源华煤矿矿师)介绍,吴运铎的父亲带着一家人来到长江边的石灰窑(今属黄石市西塞山区)讨生活,吴运铎弟兄几个也都开始了在源华煤矿当学徒的生涯……

             小师傅带小徒弟

20世纪30年代的黄石(时属大冶),是中国当时最著名的工矿特区之一,中国第一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由湖北汉阳、大冶和江西萍乡的三家厂矿组成,其中两家在黄石。“大冶的石灰窑面临长江,左右和背后是连绵不断的高山峻岭。这里蕴藏着丰富的铁、煤、石灰石和其他矿产……江岸上耸立着鼓风炉,高大的烟囱插遍山脚,黑烟结成乌云,笼罩着矿区。火车匆忙地顺着江岸奔跑,把褐色铁矿石从山里运到铁厂。煤矿的空中索道,越过了丛山峻岭,钢索上的煤斗,满载着煤炭,穿过那一架一架竖立在山顶和山腰的钢塔,一直把煤从深山里运到停在江边的大轮船上。”这就是吴运铎记忆中的石灰窑,他在这里度过了永生难忘的青少年时光。

吴运铎在煤矿几次遭遇事故,都差点死于非命。有一次,大水灌满了第三层直井,淹没了井底所有的横井,吴运铎奉命下井移动水泵、安装电灯。他抱着一根木柱接线,不料被水久泡的木柱突然折断,他就随着木柱从井上往下坠落,眼看就要粉身碎骨,幸好被井下的梯架挡住,摔昏过去。

煤矿工人常年在地下深处从事最危险、最艰苦的劳动,受尽欺凌。作为学徒,就更是任人打骂,正如当时工人中传唱的一首民谣:“工人最苦是学徒,白干三年不如牛,残菜剩饭不饱肚,挨打挨骂一身愁,稍有一点没应酬,把头逼得没活路。”吴运铎每天上班前都要给工头烧开水、泡茶、扫地、打洗脸水,稍有不周,就会遭到工头的打骂。有一次,极度困倦的他坐在炉边睡着了,铁壶被烧破,他的手也被烫伤,工头不仅没有一句同情的话,还说他“烫死活该”。学徒的生活不但这样,工作起来也不分白天黑夜,必须随叫随到,没有固定的岗位,钻锅炉、爬煤窑、下深井,拼死拼活一个月才能得到3块钱的工钱,扣除伙食费后,剩下的钱连剃头都不够。

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吴运铎抓住一切机会学技术,钳工、电工、焊工,他都认真钻研。渐渐地,他的问题连师傅也回答不上了,他只好向书本学习。吴运铎家里人多房小,他就把车间的阁楼打扫干净,一下班就去那里看书。阁楼上冬冷夏热,然而,吴运铎并不在意这些,他完全靠自学“啃”完了《工业小丛书》和《物理小丛书》。后来,他还利用晚上的空闲时间,在车间开设技术讲座,把自己学到的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自己的工友。

按照厂规,3年出师,而吴运铎只用了一年半。17岁那年,他正式成为一名机电工人,工程师还让他带了两个学徒,同事们都笑说他是“小师傅带小徒弟”。

                                义务宣传员

20世纪20年代初,黄石逐渐形成了拥有铁矿、煤矿、冶炼、水泥和电力的工矿区,到1927年,共有约1.3万名产业工人。中国共产党非常重视黄石工矿区的工人运动。1921年,林育英(中共黄石地区党组织主要创始人)被上级派到黄石开展地下活动,次年3月成立了黄石地区第一个中共党小组,5月成立了黄石地区第一个中共党支部。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时任小学教导主任的干仲儒是中共地下党员,有时为工人举办抗战讲座,吴运铎受其影响,也经常在家中召集工人集会。听吴运铎讲座的人越来越多,他就和同事在冶钢一门外租了两间房子,举办矿工时事座谈会,这是黄石救亡组织中较早和较有影响的一个。10月,中共湖北省工作委员会成立,并立即派蒋立(时任中共石灰窑工矿特区书记)和张明(时任中共黄冈中心县委宣传部长、浠水县委书记)以《新华日报》推销员的身份到黄石秘密恢复和发展中共党组织。吴运铎帮助张明等人在矿上建立了《新华日报》发行站,并成为最积极的义务发行员和宣传员。在此期间,干仲儒宣讲抗战形势,吴运铎则给矿工读报、讲时事,并让两个徒弟把最重要的信息抄录下来,贴到源华煤矿公事房前的墙壁上,以扩大抗战宣传影响。当时,国民党地方当局暗中想尽办法阻挠《新华日报》的发行,有时借故没收,有时毒打报童、抢夺报纸,吴运铎就组织工人护报,使其继续发行。

有一天,吴运铎读到一则消息,朱德总司令号召全国人民为八路军制备防毒面具进行募捐。他半夜跑到一所小学借来一架油印机,自己刻蜡版、印收条,天一亮他就到各煤矿找工人进行募捐,大家凑了10多块钱,当天他就从邮局寄往《新华日报》转交八路军总部。1938年4月13日的《新华日报》还刊登了矿山工人附寄的捐款信,署名是“大冶石灰窑源华煤矿机电股工人敬启,经募人吴运铎”。7月,吴运铎又发动利华煤矿工人向八路军捐款15元。

              组织大罢工

1938年6月,侵华日军进逼武汉,国民政府命令黄石各厂矿西迁,以免资敌。各厂矿纷纷发放遣散费,而源华煤矿却行动迟缓。6月24日夜,吴运铎发现矿方的职员和家属都在暗中搬运细软,准备乘船外逃。如果他们溜走了,工人们连一分钱也拿不到。于是,吴运铎迅速与矿工们商议,去找资本家谈判,要求发放3个月工资作为遣散费,否则就举行罢工。机电工程师偷偷告诉吴运铎:“让别人去闹,你不要出头,经理说给你双份也行……”他知道这是分化瓦解工人的小伎俩,坚决拒绝了。

6月25日下午6点,一个外号叫“八碗半”的工人用铁锹打断了锅炉汽筏的把手,顿时汽笛长鸣,矿工们从各个方向奔向煤矿办公楼,举行总罢工,要求矿方接受工人的要求。煤矿经理躲进矿警所,工人们又围了过去。煤矿警长易介五带领几十个警察鸣枪威胁,工人们毫无畏惧,并动手砸门。矿警突然开枪,当场打死4人、打伤11人,制造了“源华惨案”。

血腥的屠杀并没有吓倒工人们。当天夜里,吴运铎将事件的经过写成文章寄出,《新华日报》迅速刊发,各界纷纷谴责矿方,给矿工们以有力声援。第二天,矿工们再次包围办公大楼,要求严惩凶手,厚恤死者家属。吴运铎等人被推举为矿工代表与矿方谈判,迫使矿方接受工人的条件。达成协议后,全矿工人积极投入拆迁工作,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了机械、电气设备的拆迁任务。

作为罢工负责人的吴运铎成了矿方的眼中钉。罢工结束后,矿方想秋后算账,四处散播吴运铎组织暗杀团的谣言,密谋以此罪名逮捕他。吴运铎的徒弟阮祥元得到消息后,及时通知了他。1938年9月,吴运铎离开了黄石,投奔新四军。

                           中国的保尔·柯察金

吴运铎凭着在黄石工作的经验和刻苦的钻研,他和自己的团队一起制造出了新四军的第一支步枪、第一颗子弹、第一枚迫击炮弹、第一颗地雷,并建立了第一个兵工厂。美国著名记者、作家史沫特莱曾参观过新四军的修械所,她拿起吴运铎等人制造的步枪亲自试射,连发3枪,然后参观制造设备:长凳子、矮凳子、木桩、木板、石磨……她感慨地说:“我从美洲到欧洲,到过很多国家,也看见过很多工厂,可是还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兵工厂。真是世上少有!”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吴运铎历任新四军淮南根据地子弹厂厂长、军工部副部长、华中军工处炮弹厂厂长、五机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等职,为我国的兵器工业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在我国第一代兵工专家和第一代工人作家中,吴运铎是最出色、最著名的一个。

吴运铎在黄石生活、工作了近9年,他对黄石怀有深厚的感情。他在自传中写道:“(黄石的)矿山是养育过我、磨炼过我的地方,在那里,我开始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恨。”1951年吴运铎回黄石,还专程去看望了师傅陈国斌夫妇。1982年6月16日,吴运铎给在胡家湾煤矿工作的工友陈贤瑞写信说:“源华煤矿1938年的大罢工是我掀起发动的,我也计划写这一回忆录,以应湖北矿务局矿史编委会所约之稿……”1988年,湖北黄石矿务局建矿80周年前夕,吴运铎抱病为其题词:“把光和热献给人类。”

 1951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和全国总工会授予吴运铎全国特等劳动模范称号,并将他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1953年,他的回忆录《把一切献给党》累计印刷40多次,发行达1500多万册,影响了几代中国人。1991年5月2日,吴运铎因病逝世。2009年9月,他被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本文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7月15日 总第2939期 第三版

撰文:刘远芳



黄石市档案局    版权所有
鄂ICP备案号2013000088号       已有 人访问本网站